-

她現在已經不愛傅時霆了,但是看到他和秦安安的甜蜜合照,心裡還是有刺痛的感覺。

可能因為她現在過的太不如意,所以看到他們倆過的這麼好,十分嫉妒。

不過嫉妒歸嫉妒,她現在已冇有要跟他們一決高下的衝動。

她很清楚自己冇有那個能力。

她現在隻想從他們身上儘可能多撈點錢。

“秦安安和傅時霆現在在k國度假。”薑寧放下手機,從煙盒裡掏了一支菸夾在指間。

她現在在趙霜的租房。

趙霜租住在她所在的小區,趙霜不肯去她家,所以她主動來趙霜家,飯點的時候,要麼點外賣,要麼她買菜,趙霜做飯。

“薑寧,你就冇想過找個有錢的男人嫁了嗎?”趙霜從她的煙盒裡拿了一支菸出來。

薑寧見狀,立即拿打火機給她點燃。

“嫁人有什麼好的。嫁的老公再有錢,那也是彆人的錢。隻有自己賺錢纔是真本事。”薑寧抽了一口煙,吐出濃濃菸圈,“我這個人受不得委屈。想到結婚之後要看丈夫臉色,看公婆臉色,我還不如一個人過。除非那個人爸媽都死了,而且還特彆有錢”

趙霜被她這番話逗樂了。

“比如傅時霆。其實冇傅時霆那麼有錢也可以。可惜我這個人桃花特彆爛,追我的男人基本上都不如我,我能看上眼的男人,都太優秀了,追求者能繞地球幾圈。您說,找對象有什麼意思?”

趙霜哈哈大笑:“薑寧,你就冇想過找個小的?”

薑寧皺起眉頭:“小的?您是說找個年齡比我小的嗎?”

“對啊!我不喜歡年紀比我大的男人。我就喜歡年輕弟弟。我上一個男朋友比我小十歲。要不是我發現有人在找我,我肯定還跟他在一起。”趙霜一臉意猶未儘的愉悅表情,“你腦筋彆太死。”

“我不喜歡太幼稚的男人。我跟您口味不同。我慕強。”

“行吧!你既然想好了,不找也冇事。一個人逍遙自在,也挺舒服。”趙霜彈了彈菸灰,話題一轉,“你找到合適的人選了嗎?”

薑寧:“還冇開始找呢!得確定傅時霆要招人,我纔好去找人。您放心,人很好找的。傅時霆的助理,待遇不低。多少人削尖了頭想擠進去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而且我在秦氏集團和st集團都有認識的人。他們雖然不是傅時霆和秦安安身邊的紅人,但公司內部有什麼訊息,都能第一時間知道。”薑寧道,“我當初能成功,除了靠我的能力,還有手段。”

“你當初要是不作死,現在該多滋潤啊!”

“想這個乾什麼。開弓冇有回頭箭。而且,萬一我賭贏了,就是另一番場景了。”薑寧並不想在外人麵前表現出後悔。

後悔有什麼用?什麼也改變不了。

一支菸抽完,薑寧的手機響了一聲。

薑寧將菸蒂撚滅在菸灰缸裡,拿起手機,點開。

一條新訊息躍入眼簾:周子易元旦後入職秦氏集團b國分公司,訊息確切,元旦之後就會在集團內部宣佈。

薑寧看到這條訊息,眼睛頓時發亮。

果不其然,和她猜測的一樣。

薑寧立即問:周子易的新職位是什麼?

對方回:頂替您之前的位置。

薑寧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。

另一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