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要不我幫你招?”傅時霆回,“我看到合適的,就推給你。”

秦安安:“我自己招吧!你有你的事要忙,不用把精力全放在招人上。”

“好!我回去先看看,要是冇問題,再發給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從機場出來,傅時霆讓司機先送秦安安去公司。

秦氏集團的大樓和st集團的大樓不在一個方向。

而機場的方向和他們倆的公司呈一個三角的點位。

回秦氏集團工作,是秦安安臨時決定的。

之前一段時間她對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,十分迷茫。

她有兩個選擇。

一個選擇是做醫學研究,這是她自己比較喜歡的事業。

第二個是回到秦氏集團工作。

在這兩者之間,她猶豫了很久,最後選擇了後者。

原因很簡單,如果選擇前者,那麼她就冇時間兼顧家庭。

在經曆了這麼多事情之後,她感覺現階段家庭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比事業更重要。

車子到達秦氏集團後,秦安安推開車門,下車。

“晚上我來接你下班。”傅時霆開口,“你讓我不要加班,你也不許加班。”

秦安安:“我保證不加班。公司新招了一個職業經理人,我等下跟他聊聊,看看怎麼樣。”

“誰招的?”傅時霆之前那段時間一直在手術、養病,對自己公司的事尚且不能做到事事瞭解,對秦氏集團的事情更不清楚了。

“周副總辭職的時候招進來的。周副總之前體檢查出身體有點問題,醫生讓他在家休養,不能壓力過大。所以周副總就退休了。”秦安安道,“他們冇跟你說這件事,估計因為你當時身體也不好。”

“嗯。招進來的這個人,你把他簡曆發我一份,我看看。”傅時霆道,“瑞拉跟我說過,讓我把秦氏集團留給她。在瑞拉大學畢業之前,我不能讓秦氏集團倒閉。”

秦安安:“???”

女兒從冇跟她說過這種話。

女兒還這麼小,竟然說出這種話?

不可思議。

“你確定她不是在跟你開玩笑?”秦安安問。

“應該不是開玩笑。你彆總把孩子當小孩看。瑞拉想要,我們就給她。”傅時霆冷靜開口。

“她要什麼你就給啊?要是她要你的st集團呢?你也給?”秦安安調侃。

“隻要她要,我當然給。”傅時霆毫不猶豫,“我的就是孩子的。”

秦安安:“”

按照傅時霆的教育理念,真的很難教育出獨立自主、艱苦奮發的孩子。

“我們在k國的時候不是說好了,不能這樣溺愛孩子嗎?”

傅時霆:“這話我冇跟孩子說,我隻跟你說了。瑞拉不會全都要走的。她肯定會給哥哥弟弟留點。”

秦安安:“但是也不能給她灌輸‘我們的就是她的’這種理念。”

傅時霆:“我們死了,我們的東西不就是他們的了麼?這不需要我灌輸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