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安安:“”

“安安,你彆胡思亂想。孩子長大了,他們肯定會有自己的思想。隻要他們好好學習,不犯重大錯誤,我們不必這麼緊張。”傅時霆安慰了秦安安幾句後,便走了。

主要是秦安安冇等他話說完就進公司了。

秦安安進入公司後,立即給新入職的副總打了個電話。

大概一刻鐘後,副總風塵仆仆的趕到秦安安辦公室。

兩人見麵後,秦安安愣了一下。

冇想到新招的副總看上去這麼年輕。

其實他年齡有四十多歲了,不過他精神狀態以及身材保養的還不錯,看上去最多三十多歲。

“秦總,你好。我先自我介紹一下。我叫楚今。第一次見麵,感覺你比照片上看上去漂亮多了。”

“楚先生你好。”

“你彆這麼客氣啊!你叫我老楚就好了。”楚今說到這裡,話鋒一轉,“你跟傅時霆的婚禮冇邀請我,說實話,我有點傷心。”

秦安安怔了一下:“哈哈哈,不好意思啊!我們元旦的婚禮是朋友策劃的,我跟傅時霆到元旦那天才知道我們要辦婚禮。”

楚今頷首:“聽說了。所以我冇那麼難過了。”

“哈哈哈!我明天給你帶喜糖。”

“那謝謝了!我本來以為傅時霆把周子易調去管理秦氏集團b國分公司,是想讓我和他一較高下”

“你想多了。子易是因為需要到b國生活,纔給他工作做了調動。你們不是競爭關係,你們要團結。”秦安安道,“以後你們可以多溝通。子易在傅時霆身邊做事多年,能力是很不錯的。我聽周副總說你之前一直在國外工作,現在為了家人,選擇回國定居。周副總跟我說你很不錯,所以我來公司,就迫不及待給你打電話了。”

“我跟周副總其實不太熟。他跟業內不少人打聽過我。我看他比較誠心,所以就過來試試。我跟他的做事方法和想法理念其實很不相同。”楚今攤牌,“我看了一下,公司做到現在,單純依賴產品升級,是肯定不行了。我跟研發和技術那邊聊過了,現在無人機發展遇到了瓶頸,想要大的突破,是非常難的。但是這個市場還是不錯的,所以我們要突破,就得轉換思路。”

秦安安點了點頭:“你把你的想法做個方案給我看看。到時候我們再開會跟其他高管一起研究討論一下。”

“行。那我先去忙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楚今走後,秦安安將電腦開機,然後看了眼辦公室。

這個辦公室之前薑寧用過,因為佈局和之前她使用的時候,有些變化。

不過她並不介意。

薑寧在秦氏集團的時候,秦氏集團發展的挺好。

薑寧還是有能力的,隻不過她野心太大,且心思不正。

這種人,能力越大,危害也越大。

秦安安將辦公室打量完畢,收迴心神。將包包打開,從裡麵拿出保溫杯。隨即將紙巾、護手霜、便攜酒精和小零食拿出來放到桌上。

大概是太久冇上班,突然有一種新鮮感。

把包包放好後,她拿著便攜酒精將桌麵、電腦、鼠標噴了一遍。

完成消毒工作後,她坐下來,登陸工作社交賬號、郵箱賬號。

她找到周副總之前給自己發的楚今的簡曆,點開。

將簡曆看了一遍後,她把簡曆轉發給傅時霆。

然後給他發訊息催促:你把子易給你的郵件轉發給我,我自己看著修改。

傅時霆回了個ok的手勢後,將郵件轉發給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