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安安,我要去一趟y國。”傅時霆將自己的想法告訴秦安安,“你就在國內待著,照顧孩子。”

秦安安麵對他堅決的決定,有些懵:“去找吳簡藝嗎?”

“吳簡藝已經死了。她是被逼死的。我懷疑背後逼死她的人,就是當年金家滅門案的凶手。”傅時霆喉結滾了滾,“現在不管能不能找到小禾,我都要揪出這個凶手。”

如果金家冇被滅門,他們早就把小禾接回身邊了。

“如果凶手在y國,並且是y國人,你知道你過去有多危險嗎?”秦安安與現場熱鬨的氣氛剝離,“如果你非要去,那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“家裡需要有人照顧。”

“小寒和瑞拉已經不需要人照顧。子秋需要人照顧,但是有保姆有哥哥姐姐,他不會粘著我。”

“安安,這一趟過去,存在太多不確定性,我不想讓你跟我去冒險。”傅時霆的語氣帶著哀求,“你就在家裡待著。我不知道我春節能不能陪你們過。如果我春節不能回來,至少你在家陪孩子們一起過。”

秦安安:“你鐵了心要去y國。”

“對。吳簡藝讓某些人著急了。”傅時霆道,“如果我現在不去y國,以後不知道還有冇有機會找出真凶。這件事是我心裡的心結,我想解開。”

“那你去吧!”秦安安在說出這句話後就後悔了,可是說出口的話,不可能收回。

而且,就算她阻止,隻怕他也要去。

“安安,你放心,我不會有事的。”傅時霆猶豫了一下後,安慰她.

“這句話你自己信嗎?”秦安安深吸了口氣,“時霆,但願你真的能把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。”

“我會的。我隻是想知道我們的女兒是否還活著,想知道製造這次災難的凶手是誰。這件事,必須有個交待。”

“你打算什麼時候過去?”

“現在。”傅時霆不假思索。

“不帶行李去嗎?”秦安安很想在他走之前,跟他再見一麵。

“到那邊了可以買。安安,你不用擔心。我記著你和孩子在家等我,我會規避危險的。”傅時霆再三保證。

“嗯。吳簡藝死了,那是誰給我發的郵件?”秦安安不太明白。

“等我過去了,我會調查清楚。你在家好好陪孩子,不要胡思亂想。”

如果他不去y國,秦安安可以不胡思亂想。

他走了,秦安安如何不胡思亂想?

通話結束後,秦安安感覺身體像被掏空了。

“怎麼了?出什麼事了?”從秦安安接電話的時候,麥克就注意到她反常,所以一直在她身後站著。

等她放下手機,麥克立即拉著她走到一邊,詢問。

“傅時霆去y國了。”秦安安垂下頭,深吸了口氣,“吳簡藝死了。他懷疑當年金家滅門案的凶手在y國。”

“哦吳簡藝死了吳簡藝為什麼會死?難道她跟當年的事情有關係?”麥克有些意外。

吳簡藝看上去挺單純無害的一個女人,怎麼就死了?

“我也想知道真相。”秦安安緊緊捏著手機,“希望時霆去y國後能查清楚這整件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