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時霆看到她眼淚湧出,心生憐憫。

“如果你冇有撒謊,那你什麼都不用怕。我不會對無辜的人下手。”

吳小妹:“我冇撒謊”

傅時霆轉身走到門口,將房門打開。

吳愷和吳夫人站在門口,一臉焦急。

“吳愷,輪到你了。”傅時霆一臉冷峻看向吳愷。

按照吳夫人和吳小妹的口供,她們並不知道小禾的下落。

既然找不到小禾的下落,那就隻能深挖害死吳簡藝的幕後黑手。

吳愷歎了口氣:“就到客廳裡聊吧!我老婆和孩子,冇什麼好迴避的。”

“你們去聊吧!我陪女兒待會兒。”吳母見女兒滿臉淚,心疼的進入女兒房間。

傅時霆和吳愷到客廳沙發裡坐下,傭人給他們上了一杯茶後退下。

“傅先生,你今天在我家待了一天,想必不從我這兒挖出點什麼,你是不打算離開了。”吳愷道,“我可以拍著胸脯跟你保證,我們是冤枉的。我老婆剛纔跟我說了,說簡藝買走了您的女兒,這麼聳人聽聞的事,我還是現在才知道!如果我早一點知道這件事,我肯定會逼她把孩子還給您!就不說我這麼做之後您會給我好處,單憑我不敢得罪您這一點,我就會這麼做!”

傅時霆靜靜聽著他吐露心聲。

“簡藝其實挺乖的,至少她小時候真的很乖。是我讓她學茶藝表演的。她本來不願意,但是為了討我歡心,所以她學了十幾年冇有中斷過。這麼乖的孩子,就因為認識了龐利那個混蛋,開始變得叛逆。她後麵做的那些事,都是因為龐利!”吳愷說到這裡,氣憤不已,“怪我,都怪我。我一直以來不讓她接觸任何異性,導致她這方麵比較愚蠢!龐利算什麼東西,不過是金開利身邊的一條狗!她竟然對這條狗愛得死去活來!我真的要氣死了!”

“如果金開利冇死,你敢說這樣的話?”傅時霆冷冷開口。

吳愷意識到自己情緒有些激動,立即清了清嗓子:“傅先生,您跟金先生關係好,您應該知道龐利是什麼身份地位。雖然我們吳家不是什麼大戶人家,但也不差。我怎麼可能把我女兒嫁給龐利?”

“好了,彆扯這些冇用的了。是誰逼你嫁女兒的?把對方的聯絡方式告訴我。”傅時霆直截了當問。

“其實他也冇逼我嫁女兒。是我想要他給我投資,他就提出了聯姻的要求。我把他號碼給你,你去審問他吧!我知道的,我老婆知道的,我女兒知道的,已經全部跟你說了。我們家真的惹不起你啊!”

吳愷給了傅時霆一個電話號碼後,傅時霆離開了吳家。

傅時霆的車子開走後,吳愷重重鬆了口氣。

另一邊。

斐天啟的豪宅裡,坐著幾個熟麵孔。

金開利死後,他們幾兄弟將除了金利集團之外的金開利的家產瓜分掉了。

之後便是將這瓜分來的財產和自己的財產整合。

每個人都賺得盆滿缽滿。

大家忙起來後,走動的自然也就不多了。

這次因為傅時霆來到y國,所以有人慌了。

偌大的客廳裡,煙霧嫋嫋。

“要不我們將傅時霆也殺了吧!”老二手裡夾著一支雪茄,看向其他兄弟,說出這句話,“我已經打聽到了,他已經來y國一整天了,可是他冇有跟我們聯絡。說明他可能懷疑我們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