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四一向聽二哥的話。

所以二哥說完後,老四點了點頭:“我覺得二哥說的有道理。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主動出擊。傅時霆肯定懷疑到我們頭上來了。這裡是我們的地盤,我們聯手起來,對付他和他的保鏢,那還不是跟踩死幾隻螞蟻那麼簡單?”

“想當初,我們對付金家,不也是輕輕鬆鬆的事麼?”老四補充道。

當初他們提前在金家布好了內線,所以才能如此成功攻破金家的安保隊。

“那是因為我們對付的是榮兒,而不是金開利。”斐天啟眯著鷹眸,淡淡吐出一口菸圈,“時霆不是榮兒,就算我們真的輕輕鬆鬆把他殺了,你以為我們能像殺掉榮兒之後那樣高枕無憂!你的想法太天真了!”

“你怕傅時霆的手下來找我們複仇?y國和a國隔那麼遠,傅時霆的人來多少,我們對付多少!我們有先天地理優勢,怕什麼?”二哥不屑開口,“如果我們不主動出擊,難道等傅時霆來找我們麻煩?誰他媽知道金榮兒那個孩子竟然是秦安安的”

他們當初決定聯手,是因為傅時霆對金榮兒不聞不問,對小禾也毫無感情,所以他們認為,就算殺了小禾,傅時霆也不會有任何反應。

反倒是替傅時霆解決了一個累贅。

結果他們把金家滅門後,傅時霆和秦安安跑來y國找小禾,說小禾是他們倆的孩子。

所以他們自然不能讓傅時霆和秦安安知道金家滅門案是他們做的。

可是紙終究是包不住火,傅時霆現在一心要查清楚這件事,那麼答案很快就會呼之而出。

“這事先不用這麼著急,他還冇查到我們頭上來呢!”斐天啟將菸灰抖落在菸灰缸裡,不疾不徐道,“先等他聯絡我們吧!”

a國。

自從傅時霆離開後,秦安安的心便隨著他飛走了。

現在麥克和小寒都回來了,瑞拉和子秋也不粘著她了。

傅時霆已經走了兩天,秦安安這兩天冇有睡過一個好覺。

白天午休睡不著,晚上也睡不著。

因為休息不好,導致她的精神也不太好。

人在精神不好的時候,容易胡思亂想,容易焦慮。

中午吃了午餐後,她回到房間,找到手機,想給傅時霆打電話。

其實在早上的時候,她跟傅時霆發過訊息。

傅時霆說今天有點累,會睡的比較早。

秦安安將手機通訊錄打開,翻了一遍後,找到了斐天啟的號碼。

在猶豫了片刻後,她最終撥下了斐天啟的電話。

現在y國是深夜。

秦安安知道這個點給他打電話不好,可是秦安安實在控製不住自己擔憂的情緒。

麥克這兩天一直在她耳邊灌輸凶手可能就在身邊,導致她忍不住去想,凶手會不會是他們。

電話撥過去過了一會兒,斐天啟接了電話。

“三哥,我是不是吵你睡覺了?”秦安安在電話被接通後,歉意開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