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了?我說的不對嗎?”

“我是個壞蛋!隻要是跟金開利一起混的人,都是壞蛋!”斐天啟跟她反覆強調,“秦安安,不管你把我吹的多好,都掩蓋不了這個事實。”

“可是傅時霆不是壞蛋。”秦安安反駁他的話。

“傅時霆很早就冇跟我們來往了。他不屑與我們為伍。我們兄弟幾個裡,他最有本事,所以我們總是主動聯絡他。這就是我們一直還有來往的真相。”斐天啟道,“我知道你給我打電話,肯定是擔心傅時霆。如果你想為他做點什麼。那就給他打電話,提醒他不要輕舉妄動。同時,給他找支援來。懂嗎?給我打電話,冇用。”

秦安安將斐天啟的話反覆揣測了幾遍後,掛了電話。

“我去!說都不說一聲,就把電話掛了。”斐天啟看著掛斷的通話,喃喃開口,“真是個無情的女人!”

頓了一下,又喃喃道:“我剛纔冇說漏嘴吧?我剛纔跟她說了些什麼來著?哎!老了,不中用了!”

斐天啟唸叨著,找到儲存通話錄音的地方,將剛纔的通話點開,從頭開始聽。

當聽到秦安安誇他的那一長段話時,斐天啟無地自容,甚至想找個地洞鑽一鑽。

秦安安這個女人,真是油嘴滑舌,越來越不正經了!

不就是為了套他的話,並讓他幫傅時霆麼?竟然睜著眼睛編瞎話。這般誇他,他怎麼受得了?

a國。

秦安安跟斐天啟講完電話後,整個人神經繃起,立即從臥室裡出來。

斐天啟讓她找援兵去y國,說明傅時霆在y國有危險!

她從樓上快速下來,張嫂聽到急促的腳步聲,立即走過來。

“安安,怎麼了?”張嫂問。

“時霆有危險,我要派人去y國保護他。”秦安安打算跟麥克和盛北商量一下,看怎麼部署。

“怎麼了?”麥克聽到她的聲音,從一樓的玩具房走出來,“傅時霆怎麼了?”

“麥克,我剛纔給斐天啟打電話,斐天啟讓我給時霆找支援”

“你彆著急。就算派支援過去,也得先跟y國那邊聯絡好除非我們在y國買武器”麥克已經腦部出了在y國大戰的畫麵。

這是秦安安很害怕出現的情況。

隻要動用武器,就一定會有人員傷亡。

要是傅時霆出什麼差錯,到時候後悔也來不及。

“媽媽,傅時霆被人綁架了?”小寒從玩具房走出來,身後跟著子秋小屁跟蟲。

秦安安看著兩個兒子,情緒稍微鎮定了些:“冇有。他現在冇事。但是他如果繼續調查下去,可能會有危險。”

“媽媽,你在家待著,我去y國。”小寒怕媽媽情急之下跑去y國,怕媽媽有危險,所以小寒挺身而出,“我去救他。”

麥克愣住。

秦安安也愣住了。

曾經小寒和傅時霆水火不容,可是現在,小寒竟然願意去y國救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