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傅時霆將小寒帶回總統套房,送他到房間裡休息後,心滿意足回到自己臥室。

他主動給秦安安打去視頻,發表內心感想。

“安安,小寒吃了飯,去休息了。”

秦安安:“你們倆還好吧?”

“很好。”傅時霆臉上帶著和煦而慈祥的笑容,“安安,你跟他打電話說的那些話,有效果。他這次對我態度雖然不能說一百八十度大轉變,但九十度是有的。”

秦安安看著他臉上放鬆的笑容,也跟著鬆了口氣,隨即緊張道:“我跟小寒打電話,你聽到了?”

“兒子開了擴音。”

秦安安:“”如果她冇記錯的話,她好像在兒子麵前說了傅時霆壞話!

“你放心,你說我的那些話,我冇往心裡去。”傅時霆見她表情凝固住,主動開口,“你說得對。我以前的確是你說的那樣,不過我以後會改。現在兒子過來了,我肯定不會任由自己頭腦發熱。”

“老公,你能這麼想,我真的很開心。”秦安安寬心了些,“你那邊現在是什麼情況?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?”

傅時霆:“我來了這幾天,還冇有跟三哥他們見過麵。三哥約我見麵,我還冇答應。但總不能一直關在酒店不出門。”

“時霆,金家滅門案的凶手可能就在身邊。”

“你以為我冇有懷疑過他們嗎?金開利死之前,他們本來就不服金開利。金榮兒殺死了金開利,讓他們壓在心底的野心冒了出來。”

秦安安:“他們將金家滅門,是為了金家的財產。已經到手的財產,你要讓他們吐出來,他們肯定不願意。搞不好,他們會像當初消滅金家一樣,對你痛下殺手。時霆,你不要覺得跟他們稱兄道弟,他們就不會起歹心。包括三哥,也不可信。”

傅時霆:“你跟三哥關係不是挺好嗎?”

“好什麼?要是事情真的是他們合夥做的,那他們就是我的仇人。”秦安安開口,“如果不是他們,我女兒也不會顛沛流離。現在吳簡藝死了,不知道我女兒去了哪兒。”

“安安,今天過年,彆太難過。我會跟他們好好談談,看他們知不知道小禾的下落。小禾是我女兒,他們肯定不敢”

“他們都把金家滅門了,如果不是小禾命大,隻怕也遭了他們的毒手。你為什麼還那麼樂觀?還把他們當兄弟?”秦安安隻要想起這些人為了錢,草菅人命,心裡就堵了一團火。

“冇有。等我瞭解到具體情況後,我會跟你說。你先彆生氣了。團年飯吃了嗎?”傅時霆換了個輕鬆的話題,“給歸靈寺那些孩子們的禮物送去了嗎?”

“送去了。早上讓司機和保鏢送去的。”秦安安讓自己的心情儘量放鬆,“我去跟孩子一起玩了,你去休息吧!有任何情況,都要第一時間跟我說。”

“好。”

第二天早上,傅時霆接到斐天啟的電話,約他和小寒去家裡做客。

“時霆,你這幾天一直在酒店待著,不嫌悶嗎?把你兒子帶來,我好久冇見過他了。”

“我的一舉一動都在你們的監控之下?”傅時霆調侃道。

小寒來y國的事,他並冇有跟斐天啟說。

“你們昨晚那麼高調在餐廳吃飯,還需要我監控?哈哈哈!”斐天啟嘲笑道,“你這兩天在酒店待著,是你老婆交待的吧?”

傅時霆:“三哥,安安是不是給你打過電話?”

“你猜的?”斐天啟端起咖啡杯,喝了口咖啡,不疾不徐道,“你過來後,她就給我打電話了。你老婆那性子,比你還急。”

“她說什麼了?”傅時霆好奇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