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今天帶你兒子來我家吃飯。我們當麵說。”斐天啟道,“要不要喊二哥和老四?他們倆都在家呢!”

“既然都在家,那就喊來一起聚聚。”傅時霆知道這一波是逃不掉的。

“行。那就晚上吧!”斐天啟定好時間後,問,“你等下把你兒子喜歡吃什麼菜發給我。你兒子第一次來我家,我肯定要好好招待。”

“嗯。”

講完電話,傅時霆將秦安安前天發給他的菜名複製,發給了斐天啟。

隨後,他給秦安安發訊息:我決定今晚帶小寒去斐天啟家吃飯。就吃頓飯,不乾彆的。

秦安安:你不乾什麼,你確定他們不想乾什麼?這就是鴻門宴。你去跟小寒和麥克商量一下,可不能毫無準備就去。

傅時霆:嗯。

跟秦安安發完訊息,傅時霆去麥克房間。

他進入麥克房間之前,先輕敲了一下門。

冇等麥克應聲,便將房門打開走了進去。

主要是現在已經上午十點了。

從昨晚睡到現在,理應睡好了纔對。

麥克聽到動靜,睜開睡眼惺忪的眼睛,看到傅時霆,立即嚇得發出一聲怒吼。

“你乾什麼?”傅時霆被他的吼聲惹得不太愉快,“我有那麼可怕嗎?”

“你來我房間乾什麼?你不會敲門嗎?這樣偷偷摸摸進來,真的很冇禮貌!”麥克立即掀開被子,從床上爬起來。

他撩了撩淩亂的金髮,然後拿起t恤兜頭套上。

“幾點了?你來喊我起床,還是有彆的事?”

“本來我不想來找你,但是安安讓我凡事跟你們商量。”傅時霆在旁邊的椅子裡坐下,看他穿衣服,“斐天啟邀請我和小寒晚上去他家吃飯。我答應了。”

麥克:“哦,你的意思是你們父子倆去,不帶我?”

傅時霆:“帶你一起去找死嗎?”

麥克:“噗!既然有危險,你還帶小寒去?”

傅時霆:“我儘量不惹怒他們。但萬一忍無可忍,你至少可以幫忙做點事。”

麥克:“行了,知道了。那我就不跟你們一起去。你跟小寒說了這件事嗎?”

“小寒房門還是關著的。”傅時霆隻說了這句話,麥克立即瞪了他一眼。

“你這個人真搞笑哎!你不敢敲你兒子的房門,就來吵我?”麥克冷哼一聲,“看你慫樣。有早餐嗎?等我吃了早餐,我去小寒房間看看。”

“打電話彆人就送來了。”傅時霆從椅子裡起身,準備去打電話叫早餐。

“喂!你都不問問我要吃什麼嗎?”麥克喊住他,“我想吃”

“我點我兒子喜歡吃的就行了。你喜歡吃什麼你自己點。”傅時霆纔不會給麥克當傭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