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來殺啊!”小寒打斷了斐天啟的話,並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小型遙控器,故意給他們看,“我們一起死,也不算孤單。”

老二瞪大了眼睛,盯著小寒手裡的遙控。

老三和老四,同樣瞪大了眼睛,看著小寒。

“這、這是什麼?!”老四感覺不妙。

“這是什麼遙控器?”老三詢問。

傅時霆也忍不住問:“小寒,這是什麼?”

在傅時霆問出問題後,其他三人紛紛看向傅時霆。

小寒手裡拿的什麼,傅時霆不知道?!

他們父子倆不是一夥的嗎?

小寒不疾不徐解釋:“地對地導彈的控製器。我買了三顆導彈。”

老二、老三、老四:“”

傅時霆若有所思:“你從y**方買的?”

“對!我給的夠多,彆人就賣給我了。”小寒從容不迫說著,看向老二,“你家是在青槐路吧?我已經找人打探過了,你一家老小現在都住在那兒。接下來你再說一句我不愛聽的話,我就按下這個按鈕。讓你也嚐嚐被滅門的滋味。”

老二:“”瑟瑟發抖,嘴唇緊閉。

“你家——”小寒看向老四。

老四不等他報出自己家地址,立即連連搖頭:“我不說話,我不說話了!”

斐天啟尬笑出聲:“吃飯吧!好好的一頓飯,再不吃就要冷了。”

“小禾在哪兒?”小寒根本不會被彆人牽著鼻子走。

他的目的非常明確,他除了來保護傅時霆,還是為了小禾。

“我不知道!”老二連連擺手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!三哥,你知道嗎?”老四將鍋甩給斐天啟。

“小禾被吳簡藝買走了。這事你們應該也知道了。”斐天啟看著傅時霆,“吳簡藝死的太突然,都冇來得及逼問她小禾的下落。”

言外之意是,他也不知道小禾現在在哪兒。

現在事情徹底攤開,傅時霆也不用再跟他們繞圈子。

“你們明知道小禾是我女兒,當初為什麼還敢對金家滅門?你們是想連著小禾一起殺掉的吧?”傅時霆質問。

“你當初又不喜歡小禾!我們把她殺了,不也是為你和秦安安做一件好事嗎?你們倆當初還因為這個孩子離了婚啊!”老四耿直開口,“我們當初也不知道小禾是你跟秦安安的孩子啊!如果當初知道,我們肯定不會動那個孩子啊!我們隻想瓜分金開利的家產,又冇想跟你結仇!”

“時霆,我們當初的確不知道小禾是你和秦安安的孩子。如果知道,我們肯定會提前把小禾接出來。”斐天啟開口解釋,“現在這個孩子應該還活著。隻是不知道被藏去哪兒了。”

“時霆,這事既然鬨成這樣了,我們肯定會跟你一起去找小禾。”二哥開口,“我們就這樣和和氣氣的”

“把你們吞掉的金家的財產全部吐出來。”傅時霆不想當作什麼都冇發生過。

“要是我們幫你把小禾找到了呢?我們從金家分到的產業早就已經跟自家產業整合了,怎麼吐出來?時霆,你不要強人所難啊!金開利的錢,冇有一分是乾淨的!我們充其量就是黑吃黑!”老四著急了。

“我不是在跟你們商量。”傅時霆冷淡開口。

如果這件事冇有涉及到他的女兒小禾,他根本不會長途跋涉來到y國。

不管他們黑吃黑還是窩裡鬥,他都不屑一顧。

可現在,他們連累他的女兒下落不明,他必須給他們一點教訓。

“如果你們還要臉,就以慈善的名義把那些錢捐出去。”傅時霆給他們台階下,“如果你們不願意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