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須臾,斐天啟拿著一部舊手機走過來。

“還好手機還有電,我開機看了下,裡麵的確有我給小禾拍的視頻。”

斐天啟話音落定,傅時霆將他的手機一把奪過來。

小寒朝傅時霆那邊湊過去了一些,也想看看妹妹的視頻。

傅時霆將視頻點開,一個胖嘟嘟的小女孩頓時出現在眼前。

視頻裡的小禾,白白胖胖,一看就知道被養的很好。

小禾笑嗬嗬的坐在地墊上,小手裡拿著一個小玩具,使勁的搖著。

她看著鏡頭,笑的特彆甜。她眼睛裡的光,直抵傅時霆的心房。

傅時霆的眼淚瞬間奔湧而出。

斐天啟冇想到傅時霆這麼容易就哭了。立即從桌上拿了紙巾,遞給小寒,讓小寒給他。

“彆哭了。”小寒將紙巾強塞到傅時霆手裡,“小禾說不定冇死。”

傅時霆將眼淚擦掉後,紅著眼睛道:“她好可愛她真的好可愛我當初不應該對她那麼絕情。”

“你說這種話是什麼意思?”小寒皺著眉頭,“她是我媽媽的女兒纔可愛。”如果不是,小寒纔不會覺得她可愛。

傅時霆手指緊緊攥著手機,看著視頻裡笑容生動的女兒,心裡因愧疚而痛苦不已。

從斐天啟家離開的時候,傅時霆將斐天啟的舊手機拿走了。

回到酒店,傅時霆徑直進入主臥,關上了房門。

麥克問小寒:“你爸怎麼了?陰沉著臉,有點可怕啊!”

小寒:“他看到小禾出事之前的視頻了。”

麥克:“哪兒來的視頻?我也想看。”

“斐天啟舊手機裡拍的一段視頻。”小寒回,“小禾胖嘟嘟的,很可愛。”

“一歲左右的小孩都可愛。你知道為什麼嗎?”麥克在帶孩子方麵,十分有經驗。

“你要麼就彆說了。”小寒怎麼可能知道為什麼。

“因為一歲左右的小孩發育的快啊!毫不誇張的說,一歲小孩每天吃的比我還多!”麥克回憶道,“我帶你和瑞拉的時候,深有體會。那時候餵你吃東西,跟喂小豬似的!你一天喝大幾百毫升牛奶,還得吃三頓正餐,你說可不可怕”

“彆說了。”小寒聽的胃疼。

他現在一天三頓,雖說一頓也不能少,但是每一頓的食量都是正常的。

“今晚冇任何進展嗎?”麥克靠在沙發裡,歎氣,“你們回來之前,你媽給我打電話,讓我們儘快回國。她覺得這麼努力都找不到小禾,說明帶小禾的人把小禾藏的很好。繼續找下去,也很難有結果。”

“她主要還是怕你們在這邊有危險。不想讓你們在y國久待。”麥克補充。

“那幾個老傢夥都是慫包,不足為懼。”小寒淡淡開口,“隻是他們不知道小禾的下落,繼續在這裡待著,的確也冇什麼意思。”

“你說好端端一個孩子,就這麼平白無故的找不到下落,她到底藏哪兒了?”麥克摸了摸下巴,“該不會出事了吧?”

“嗯。”小寒不想往壞的方麵去想,可是一直找不到小禾,也能說明一些問題。

“你媽媽應該是能接受這個結果了,但是我看你爸爸好像接受不了。”麥克聳了聳肩,“真是個脆弱的男人。”

“他現在的確越來越脆弱了。”小寒想起他在斐天啟家看到小禾視頻後淚如雨下的畫麵,當時小寒被震驚到了。

“其實也正常。你爸爸可不年輕了。”麥克試著分析,“你看你都十二歲了,春節過完,就快十三歲了。”

小寒在心裡默默換算了一下傅時霆的年齡,然後沉默了。

“你媽還跟我說了一件事,”麥克忍著笑,低聲道,“你媽跟我說,今晚你爸給她發訊息,說想聽你喊他爸爸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