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寒:“他今晚冇喝酒,怎麼就醉了?”

小寒紅著臉,朝自己房間快速走去。

“喂!你臉紅什麼呀!他本來就是你爸爸呀!你這次專門跑來y國,不就是為了幫他嗎?”麥克追上去。

‘砰’的一聲,小寒將房門關上,麥克碰了一鼻子灰。

兩天後,三人從y國回來。

秦安安在機場接他們。

看到他們安然無恙出現在眼前,秦安安重重鬆了口氣。

“麥克,辛苦你跑這一趟。”秦安安首先對麥克表示感謝。

“客氣什麼。”麥克說著,湊到秦安安耳邊,小聲道,“勸勸你老公吧!他這兩天萎靡不振,有些消極。”

秦安安看出來了。

傅時霆比去y國之前,瘦了一圈。

而且他臉色蒼白,神情憔悴,整個人像生過一場大病。

“你跟小寒先回去。我跟他到外麵逛逛再回去。”秦安安對麥克開口。

“行。那我們先走了!”麥克攬著小寒的肩,很快從機場離開。

秦安安看著他們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暗暗吸了口氣,看向傅時霆。

“時霆,把小禾的視頻給我看。”

傅時霆:“看了會很難受。所以我冇給你發。”

“我想看。”秦安安朝他伸出手。

傅時霆將手機給她。

她找到視頻,點開,看了一遍。

“看視頻,感覺小禾有些角度也比較像你。”秦安安的聲音柔和了幾分。

“她是我們女兒,自然是像我們。”傅時霆這兩天心情比較沉重,不過回國看到秦安安,心情好受許多,“我內心很糾結,一方麵怕她現在過的很苦,會想,或許她死了也是一種解脫。另一方麵又希望她還活著,哪怕過的很苦,至少以後還有相認的機會。”

“每個人對苦的理解不一樣。有人家纏萬貫卻精神貧瘠,有人物質匱乏卻樂觀向上。我們的女兒,如果她還活著,我相信她會像一粒種子一樣,不畏寒風和烈日,破土而生,向陽而立。”

傅時霆雙眼猩紅,點了點頭。

秦安安將他的大掌握住,牽著他朝外麵走去:“現在在下小雪,很多人在外麵玩。我們到外麵走走,透透氣。”

“嗯。”

從機場出來,步入雪中,傅時霆卻絲毫不感覺冷。

他突然想起一件事,激動的跟秦安安分享:“小寒喊我爸爸了。”

秦安安驚愕:“怎麼可能!”

“我在飛機上發燒了,他找乘務員拿藥的時候說‘我爸爸發燒了’,我聽得一清二楚。”

秦安安立即伸出手,摸他額頭。

“吃了藥,已經冇事了。”傅時霆將她的手重新握住,眼眶有些發熱,“老婆,這些年兜兜轉轉,謝謝你還陪在我身邊。”

秦安安失神的看著紛紛揚揚的雪花落在他肩上,情不自禁踮起腳尖,在他嘴唇印下一吻。

這個吻,彷彿在說——不客氣,因為你值得。

ps:秦安安和傅時霆的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。後麵他們將以配角的形式出現在小禾的故事裡。感謝~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