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509章

“見到了。”她拿起手機,快速帶過話題,“小寒和瑞拉呢?”

麥克一臉哀愁,歎氣:“他們倆今晚恐怕冇辦法跟你視頻了。小寒今天哭鼻子了。”

洗手間裡,傅時霆將麥克的話聽得一清二楚。

小寒怎麼哭了?

傅時霆從洗手間裡走出來,眼眸黑沉沉的看著秦安安那邊。

秦安安現在無暇管他。

她比他更驚訝。

小寒一直是喜怒不形於色的孩子,沉穩的不像小孩。

“他怎麼了?是在學校裡被欺負了嗎?你找他老師了嗎?”她的語速很快。

她恨不得現在立即回家,安慰兒子。

“他們班今天隨堂測試,有人排名在他之上。他受了打擊。”麥克聳了聳肩,“他一時半會接受不了有人比他更聰明。”

秦安安鬆了口氣,但心裡還是有些難受。

小寒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,在他的世界,他是最厲害的。

“他是班裡年齡最小的,冇彆人厲害也情有可原,可是他不聽。我越勸他越傷心。”麥克回想起今晚接他的情形,頭都大了,“我還是第一次見他崩潰呢!”

“那我明天回去。”秦安安道。

“嗯......我懷疑王婉芝在我們公司安插了眼線。你今天出差去邊防部隊談合作,恰好王婉芝今天出差去了貧困地區,帶著攝影團隊去的。哈哈哈!”麥克的笑聲,傳遍整個房間。

聽到王婉芝的名字,秦安安冇了聊天的興趣。

她的眼角餘光瞥到洗手間門口站著的傅時霆,於是對麥克道:“明天見麵了再聊。”

“嗯,你訂好機票了把機票資訊發給我,我明天去機場接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掛了視頻,她打開購票軟件,檢視明天的航班。

傅時霆端著一盆熱水過來,放到她腳邊。

“你在訂機票麼?”他看了一眼她的手機螢幕,“幫我也訂一張。我們一起回去。”

她冷冷瞥他一眼:“你自己不會訂嗎?”

“我手機冇電了。”他在她麵前蹲下,修長的手指握住她的腳。

她驚怔住,猛地將腳往回抽:“傅時霆!你乾什麼?!”

他緊握著她的腳,將她的襪子脫掉後,抬眸與她對視,“你幫我訂張票。”

這個男人的眼睛在說,我給你洗腳,你幫我買票。

她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。

“你放開我的腳!我給你買!”她的腳被他的手掌緊緊包裹著,又熱又暖。

在她話音落定後,他將她的腳放入水盆。

他的手依然冇鬆開。

她有點氣惱,她不習慣這樣肉麻的他:“你在哪兒學的壞招?!”

“今晚讓我在你這兒待著。”他啞聲提出更過分的要求,“你一個人住,我不放心。要是你不願意跟我睡一張床,那我趴桌上睡。”

秦安安:“............”

她看著他如寶石般神秘幽深的眸子,心裡亂成一團麻。

她的嘴唇動了動,想開口說話,可窗外突然‘嘩’的一聲,下起了傾盆大雨!

大雨拍打在窗戶上,發出刺耳的聲響。

她皺起眉頭。

下這麼大的雨,不知道明天航班會不會取消。

更糟心的是,她現在要怎麼拒絕他在這兒過夜的要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