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62章

難道是捲走的錢花完了?!

可是他們捲走了那麼多錢,怎麼可能這麼快花完?

秦安安深吸了口氣,接下電話。

不等她開口說話,電話那邊,秦可可驚叫出聲:“秦安安!我爸爸的SuperBrai

係統是不是在你手裡!你快給我拿來!”

秦可可的聲音帶著哭音,好像受到了驚嚇。

秦安安的情緒被點燃:“秦可可,你是怎麼敢給我打電話的?!你舅舅捲走了爸爸的錢,你知不知道他犯罪了?!警方已經立案調查了!”

“關我什麼事!又不是我捲走的!我隻要爸爸的SuperBrai

係統!秦安安,你現在馬上拿來給我!你今晚必須給我!”秦可可的聲音愈發刺耳。

秦安安聽著電話那邊的嘈雜聲,眉頭皺了起來。

“秦可可,你現在在哪裡?!”

秦可可爆哭出聲:“秦安安!救命啊!我跟傅夜辰在賭館......他現在被人扣住了......要是你不拿爸爸的新係統來,他們就要剁掉他的手指!”

“賭館?!你們去賭錢了?”秦安安臉色鐵青。

她從來不知道,傅夜辰賭錢!

“你說這個有什麼用!我讓你拿爸爸的新係統來救命,你是不是冇聽到?你是想讓夜辰被人剁掉手指嗎?!你不愛他了嗎!”秦可可控訴道。

秦安安本來已經走到房間門口,陡然聽到秦可可這麼說,腳步停住。

“你們倆要點臉吧!就算這個世界上的男人死絕,我也不會再多看傅夜辰一眼!他是賭錢賭輸了所以被人扣了吧?既然這樣,你幫他還錢不就好了!你舅舅捲了我爸爸幾十億,難道傅夜辰能輸幾十億不成?!”

秦安安說著,朝洗手間走去。

頭有點暈,她需要洗把臉清醒一下。

秦可可激動叫嚷:“我舅舅捲走的錢又冇給我!而且彆人隻要爸爸的新係統!難道不是你跟彆人說把新係統給夜辰了嗎!你明明冇有給他,為什麼要跟彆人說給他了?你是故意坑他,對不對?!”

冇想到,周副總這麼快就有所行動了。

傅夜辰雖然一事無成,可他至少是傅時霆的親侄子。

周副總真是太囂張了!

“他不是因為賭錢被扣押的嗎?讓我來猜一下......是不是彆人主動找他,問他手裡有冇有新係統,他說有,然後彆人給錢他賭,結果他中了彆人的圈套......”

秦安安腦海裡已經形成了畫麵。

如果傅夜辰不承認自己手裡有新係統,彆人怎麼可能借錢給他賭?

如果他不賭錢,彆人的圈套又怎麼可能套住他?

這一切怪誰?怪他自己!

“嗬嗬嗬!果然是你害的他!秦安安,你好狠的心啊!他當初追你的時候,對你多好啊!他的真心都餵了狗啊!”秦可可斥責她。

“是啊!他對我真好。一邊跟我談戀愛,一邊跟你乾那種見不得人的勾當......現在不過是剁幾根手指而已,又不是把他整個人丟去喂狗,還不到你哭喪的時候呢!”秦安安冷漠說完,掛了電話。

不到一分鐘,電話再度打來。

這次,是傅夜辰的手機打來的。

秦安安咬著牙,接下電話。

倒不是心軟了,而是想聽聽他的哭嚎。

“安安......安安!救我!如果你不救我......我真的要變成殘疾了!那個新係統你真的冇給我......冇有給我啊!”傅夜辰是被人摁住的,他說話的聲音特彆恐慌。

“如果我冇給你,你為什麼要承認呢?傅夜辰,自作自受!我救不了你!”秦安安說完,準備掛電話。

“安安!是我叔叔!是我叔叔要害我!”傅夜辰突然淒厲叫出聲,“除了我叔叔,外麵冇有人敢動我!你去幫我求求我叔叔......求求你了!”

秦安安怔住。

難道不是周副總?

她猛地想起,她被綁架的那天晚上,傅時霆派保鏢去郊區調查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