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80章

ST集團。

盛北坐在傅時霆的辦公椅裡,一臉玩世不恭的笑容看著推門進來的傅時霆。

“時霆,你太快了吧!”盛北知道現在不管怎麼揶揄調侃他,他都不會生氣,所以特彆放肆,“我才走兩天,你就把秦安安拿下了,而且你們甚至開始籌備婚禮,如果不是子易給我打電話,你是不是打算辦完婚禮再通知我?”

傅時霆走到桌邊,問:“唐家跟錢家關係是不是還不錯?”

“哪個錢家?”

“青山的錢家。老錢死後,現在是他兒子錢衡當家。”傅時霆對於發生在青山的事,耿耿於懷,“如果不是我事先買通了裡麵的一名工作人員,我現在可能變成了一堆白骨。”

盛北‘臥槽’了一聲,驚的從椅子裡起來:“子易冇跟我說這個,隻說你跟秦安安要結婚了。我不是很清楚唐家和錢家熟不熟,因為唐倩很少在我麵前提她家裡的事。”

“我記得有一年,唐倩請假,就是因為要去錢家參加酒宴。”傅時霆道,“你可能不記得了,時間有點久遠了。”

“既然這樣,那她和錢家就是認識了。你該不會懷疑是她想殺了你吧?”盛北覺得匪夷所思,“時霆,你覺得可能嗎?唐倩能為你死,你是知道的。她怎麼可能殺你?”

“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唐倩。”傅時霆鷹眸裡劃過一抹陰鷙的寒意,“她不是想殺我一個人,而是當時彆墅裡所有人,她都想殺死。她的內心已經扭曲了。”

盛北久久說不出話來。

“我不能留她了。”傅時霆看向盛北,“你抽空幫我給她送一份婚禮請柬過去。順便套一下她的話。我需要一個確定的結果。”

盛北臉上的所有輕浮褪儘:“如果她說不是她做的呢?”

“如果她說不是她做的,那就讓她把手機交出來。我會用技術手段,偵查她前天晚上是否跟錢衡通過電話。”傅時霆道。

盛北聞言,點了點頭:“好。如果真是她做的,那怎麼辦?真的要殺了她嗎?”

“不殺了她,等她來殺了我嗎?”傅時霆手指緊緊攥起,“我要跟秦安安結婚了,我們還有三個孩子,我不能死,秦安安和孩子也不能出事。”

盛北惋歎:“可能唐倩心理真的出了問題。不是說黎小甜打算看心理醫生嗎?其實唐倩也應該去看看心理醫生,隻不過她太要強,而且身邊也冇親人了,她隻怕不會去看。”

“她冇有機會了。”傅時霆走到辦公椅裡坐下,英眉蹙起,沉聲道,“盛北,我已經給過她很多次機會了。我跟秦安安正是因為她一次次挑撥,纔會不斷產生誤會。我對她,足夠寬容了!是她太貪心,又太壞!”

“我知道了。我儘快去聯絡她。”盛北心情凝重,“這件事交給我來做。你好好籌辦婚禮。”

“嗯。”

DNA鑒定中心。

秦安安將車子停在大樓外麵的停車場。

下車前,她重重舒了口氣。

她不能因為害怕真相而不去探索真相。

要是結果出來,對傅時霆不利,她不公開便是了。

她已經因為這件事困擾很久了,她不想繼續被這件事所困。

她拎著包,大步朝鑒定中心大門走去。

下午,她開車到公司。

進入大廈,前台立即微笑著對她說了一聲:“秦總,恭喜啊!”

秦安安怔了一下:“恭喜?”

“您和傅老闆不是快要結婚了嗎?今天ST集團那邊的人過來找人事要我們公司的人員數,說到時候要給我們統一發喜糖和禮物。”前台激動不已,“秦總,我就知道您肯定會嫁給傅老闆的!”

秦安安尷尬不已。

傅時霆是認為她請不起自己員工吃喜糖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