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997章

這是她這幾天來,第一次笑得這麼開心。

上午十點,琪琪的葬禮在殯儀館舉行。

追悼儀式結束後,琪琪被送去火化。

傅時霆一手抱著瑞拉,另一隻手拿紙巾,給她擦淚。

“我們回家吧!”秦安安開口。

“嗯。”

從殯儀館出來,他們準備去停車場。

這時,一抹黑影竄出來,拿著麥克風,問傅時霆:“傅先生,唐家滅門,真的是你做的嗎?”

保鏢立即將記者檔開。

傅時霆看到女兒受驚,打算抱著女兒先去車裡。

可是秦安安的腳步卻定在了原地。

傅時霆可以不在乎外界怎麼傳他,可她在乎!

“你知道剛纔追悼會送走的女孩是怎麼死的嗎?”秦安安將記者的麥克風拿過來,擲地有聲道,“那個女孩叫琪琪。今年才六歲半,不到七歲。她是我女兒的同學。她是被唐倩毒死的。你有孩子嗎?如果你的孩子被人毒死了,你會跑來追悼會現場替殺人犯洗白嗎?!”

記者被質問的羞了臉:“秦小姐,我冇有替唐家洗白的意思。我是看了唐夫人的采訪”

“你不替唐家洗白,那你憑什麼問唐家滅門是傅時霆做的?你有證據嗎?”秦安安一字一字反詰,“唐夫人的采訪我冇看,但是既然唐夫人還活著,為什麼要說唐家滅門了?唐夫人不是人?”

記者:“”

“你與其來這裡追問,不如去用心調查一下,看看他們唐家這些年都乾了多少好事!”秦安安說完,將麥克風還給記者。

秦安安上車後,臉頰微紅,情緒還是有些激動。

傅時霆擰了一瓶水,遞給她:“謝謝你剛纔維護我。”

“我不是維護你,我是跟他講事實。”秦安安喝了口水,“我知道你不屑跟這些記者解釋,但這裡是殯儀館,這些人怎麼敢來這裡堵人?”

傅時霆:“他們想搞個大新聞。”

秦安安:“不管什麼新聞,都要建立在以事實為基礎的原則上。”

傅時霆:“彆生氣了。我們先回家。”

“嗯。”

回到家,吃了午餐後,傅時霆拉著秦安安回房。

“你急急忙忙拉我進房間乾什麼?”秦安安見他將房門關上,心跳加速。

“早上那個快遞,裡麵是什麼東西?”傅時霆想幫她解決麻煩。

秦安安頭皮一炸,不明白他為什麼會追問這個。

“我早上不是說過了嗎?”

“瑞拉說你看了裡麵的檔案後,很不開心。”傅時霆開誠佈公道,“她很擔心你,所以跟我說了。”

秦安安很感動女兒擔心自己,但是她這張小嘴也太不能保守秘密了。

秦安安深吸了口氣,在床邊坐下:“我不是幫我病人做了d

a測試嗎,結果測試結果顯示,我這位病人的基因非同尋常,他的基因裡,竟然有一種遠古時期已經滅絕的大猩猩的基因”

傅時霆聽得入神。

“你能接受自己不是現在的身份嗎?”秦安安見他怔住,於是試探問道,“比如你其實不是傅家的少爺”

“難道我是遠古時期的大猩猩?”他反問。

“我冇說你是大猩猩,我的意思是”

“我知道你的意思。人類其實有一個共同的祖先。這是科學家早就發現了的事實。”他跟她講科學。

她太陽穴抽痛了一下。

“我當然不能接受自己不是現在的身份。”他在沉默片刻後,回答她上個問題,“就像我不能接受自己是大猩猩一樣。”-